莫忘孝順美德!「最美女兒」照顧病父12年無微不至 「攜夫回娘家」同心協力:有親人奉養很幸福

怎麼樣才是真正的孝順呢?或許只有遇到艱辛的家庭難題時,才能在時間推移下慢慢證明。以下這個女人,用12年來告訴大家,她有多愛她的爸爸。


在肇慶市德慶縣永豐鎮文羅村,

當地人都知道這對父女的故事,

父親中風行動不便只能臥床,生活不能自理,

女兒毅然攜夫回家,

時刻守在床前,照顧父親,

不離不棄,整整12年。

她,就是謝嫦。

父親卧病難自理,不離不棄十二載

「阿嫦……阿嫦……我要喝水……」

剛踏入謝嫦的家,就能聽到房間裡傳來微弱的呼喚。

「好!來了來了!」謝嫦一邊高聲回應,一邊快步走進房間。房間裡住著的正是謝嫦的父親謝國南。

2006年,獨居永豐鎮文羅村的謝國南在家中突發中風,被鄰居發現後送往急診搶救。謝嫦當時與丈夫兒女定居在鳳村古杏,接到鄰居的電話,她急忙趕往醫院。「當時他們說我爸中風了,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時候,我整個人都慌了。」幸好,經過醫護人員的一番努力,謝國南脫離了生命危險,然而卻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。

Advertisements

「爸爸,你口渴了是不是?」謝嫦快步走到床前,輕手輕腳地掀開層層棉被,緩緩扶起父親,再用棉被把父親身體圍起來。在謝國南起來的瞬間,記者發現謝國南身穿厚重的棉衣棉褲,上衣袖口處露出一雙瘦骨嶙峋的手,頭上戴著墨綠色的棉帽。

謝嫦手裡捧著水杯,眉頭微微皺起,自言自語道:「好像有點燙。」隨後,她往杯子裡倒了一點冷水,輕輕吹了吹,這才滿意地把水杯遞到父親嘴邊:「水溫剛剛好。」同時,還輕輕扶著父親老往下掉的帽子。

「嫦姐,你照顧父親很熟練啊!」

「這些功夫我做了十二年,早習慣了。」

「你不累嗎?」

「累。但是很怕爸有一天會離開,我不知道……」一份深沉的憂傷讓謝嫦哽咽難言。

Advertisements

誠摯熱切寸草心,久病床前有孝子

謝國南是村裡的貧戶,家裡沒有什麼經濟來源。謝嫦作為謝國南唯一的女兒,在母親去世後,她便肩負起贍養父親、照顧父親、陪伴父親的重任。「他是我爸,我是他女兒,我有責任、也應該要照顧好他。」讓父親安度晚年,就是謝嫦最大的心願。

為了照顧謝國南,謝嫦每天幾乎24小時待命,從未睡過一個安穩覺。「我爸只要一叫我,我馬上就能聽到,哪怕他只是輕輕咳嗽了一聲。」謝嫦說,父親中風以後就特別怕冷,每天睡前,她都會往父親被子裡放兩個熱水袋,再用藥油把父親的手腳搓得發紅髮熱。然而農村的夜裡更深露重,謝國南到了凌晨三四點必定會醒來。聽到父親的呼喚,謝嫦立即就往謝國南房裡走,「我給你換個熱水袋,再搓搓手腳就不冷了。」

Advertisements

對於父親的病痛,謝嫦很是心痛,只能愈加細心地照料。多年來,為了不讓父親的肌肉退化,謝嫦每天要幫他按摩、拍打手腳五六次,隔一兩小時翻一次身;為了給父親增加營養,讓他吃得開懷,謝嫦在家門口的菜地上種了大片的無害蔬菜,注意葷素搭配的同時,一日三餐變換著菜色;為了父親能生活得舒適自在,謝嫦定期給他洗澡、換被褥、打掃房間……事無巨細,打點周到,精心侍候,從不埋怨。

其實,人越老越像小孩子。父親出院後回家休養,謝嫦考慮到父親難以咀嚼食物,於是每一頓都給父親「開小灶」,把肉切成丁、把菜切成塊,單獨給父親準備飯菜。可是謝國南吃了幾頓以後就開始「鬧脾氣」,每當謝嫦餵飯時,他就把嘴巴閉得緊緊的,說:「單獨做的飯菜不好吃,我要跟你們吃一樣的菜色!」

Advertisements

已過鮐背之年的謝國南,有時就跟黃口小兒一樣難哄,謝嫦常常感到哭笑不得:「爸爸牙齒都差不多掉光了,還很喜歡吃零食,所以家裡長年備著話梅。平時吃完早餐我會給他吃一顆,但零食吃多了畢竟不好,我有時會裝作忘記了,他就會一直提醒我!」除了零食以外,謝國南還非常喜歡聽粵劇,謝嫦就在房間裡裝了一台收音機給父親解悶。「老人家有時候也要哄一哄的嘛!」謝嫦笑著說。

「雖然日子艱難,但我從來沒有對生活失去過希望。我覺得在這個世界上,有著不幸經歷的人很多,而我至少還有一個完整的家。」謝嫦說,「我一定會堅強樂觀面對生活的。」

▲謝嫦在家門口的菜地上種了大片的無公害蔬菜。

Advertisements


耳濡目染守孝道,敬老愛親永傳承

已近花甲之年的謝嫦從小就接受到孝老愛親的教育。從爺爺輩到父輩,家人無不敬愛父母、孝順公婆、相夫教子,這些傳統美德作為家訓代代相傳,而謝嫦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,耳濡目染,「百善孝為先」的傳統美德也深深地紮根於謝嫦心中。

出嫁以後,謝嫦與丈夫陳炳章夫唱婦隨,日子過得似蜜甜。在謝國南病倒後,謝嫦與陳炳章商量搬回娘家住,照顧老父親。但是,陳炳章家中也有年邁的父母需要照顧,家中兒女年紀尚幼,當時陳炳章也是十分糾結。最後,考慮到謝嫦是家中獨女,陳炳章硬著頭皮去找他的大哥大嫂,勞煩大哥大嫂多費心照顧父母。

幸運的是,陳炳章的哥嫂非常通情達理,一口應承:「弟妹也不容易,你跟弟妹回去好好照顧岳父吧,爸媽就交給我們了。」得到哥嫂的無條件支持,謝嫦與陳炳章收拾好行李,搬回文羅村與謝國南長住。

Advertisements

陳炳章心疼地說:「搬回娘家後,阿嫦更辛苦了。我白天要上班,家裡只有阿嫦照顧岳父,幫岳父翻身、抱岳父起身都由她一個人完成。岳父每個月都要去醫院複診,阿嫦就背著他到村口坐車,去醫院做檢查,全程陪同。能有這樣一個孝順又賢惠的妻子,我真的很滿足!」

謝嫦與陳炳章育有一子一女,長女如今已嫁作他人媳,幼子正讀大學四年級。說起一雙兒女,謝嫦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:「我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照顧爸爸,沒什麼精力去管孩子。所幸他們都很懂事,不需要我過多操心。孩子們現在一有空就會回家幫忙照顧外公、整理家務,他們總是說:『媽媽平時已經很辛苦了,我們一定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減輕媽媽的負擔。』」念及兒女的孝順,謝嫦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Advertisements

謝嫦的堂嫂也住在文羅村,她們家就在謝嫦隔壁。堂嫂每日看著謝嫦忙出忙進,服侍父親,操持家務,非常感動。閑暇時,她常常來謝嫦家串門,為謝嫦打點些事務。如果謝嫦有急事需要外出,或者回婆家看望公公婆婆,堂嫂都會主動幫謝嫦照顧謝國南。「我真的很佩服我小姑子阿嫦。一時的孝順不難,難的是一世的孝順。作為全職主婦,阿嫦不僅能把父親照顧好,還能把這個家打理好。」在堂嫂看來,謝嫦簡直是家庭婦女的楷模。


這樣的日子是非常辛苦的,但從謝嫦的臉上卻只看見了笑容與希望,對她來說有親人能照顧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了。這樣的孝順值得我們學習,希望謝嫦一家人都能過得平安順心。


參考來源 : 今日頭條 / 肇慶西江網
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